潇月白SK

一个说故事的人,只写原著向的东西,好作品都吃安利,最近主楼诚,台历,双毒。彩墨,钢笔坑中毒。新浪微博@潇月白Snowdrop 微博更文更新的比较快

【楼诚衍生】失控(上)【哨向设定,肉,不喜勿入】

前几次都被河蟹了,心累,重新做了链接

哨向的设定:

哨兵: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能够感受到常人远无法接触到的事物,战斗力高于普通人,能力越强,精神力越不稳定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弊端是力量集中在一处时,无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容易情绪失控,而向导的存在就是阻止这一点。

向导: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无限包容哨兵,感受他人情绪,安抚哨兵暴躁情绪,可以把哨兵带离神游状态,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与哨兵配对的一种人。

结合:哨兵和向导通过一种叫做结合的方式而绑到一起,分为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一旦结合就是终生制,两个人就很难再分开除非一方死亡。

精神体:哨兵向导的精神具象化能够看到和触摸。

向导素:类似ABO里的信息素,可以用于追踪和辨别,信息素还能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神游症:未结合哨兵中的病症,长期没有向导替他们梳理精神导致陷入感知迷失自我,发作时间不定。

为了方便大家看文大概总结整理了一下,这些设定在许多同人作品中都有衍生和变化,不要太较真。

阿诚是哨兵精神体是狐狸(狐狸很难会认主人,如果认了就会一直认定很难再被其他人养熟,而且跟狐狸培养感情要从狐狸很小时候开始,所以觉得适合阿诚)

大哥的精神体就是蛇。

 

以下正文

明楼觉醒的很早,那天晚上汪曼春在雨里站了一夜,而隔天的早上明楼就发现自己觉醒了,但是在那之前明楼就已经决定无论是为了明家还是为了大姐,他都要离开汪曼春,而如今他的觉醒更是坚定了他的这个决定。

向导弱势,明家只能先把这个消息给瞒了下来,藏住了明楼,被藏着的那几天,明楼想了很多,他不可能一辈子这样被明家护着藏下去,明楼决定去国外接受受训和服役。

向导的体能较弱,明楼觉醒后一开始还不习惯,但是明楼不会允许自己有弱点,入了军校后明楼拼了命的加强这方面的训练,想要弥补他先天上的这个不足。

在整个军校能对自己这么狠的,除了明楼就只剩下王天风了,王天风是哨兵,战斗力本就强于普通人,可王天风还是偏执的对自己训练,王天风行事疯狂不受控制,换个说法就是他不愿意让人控制,想做一个脱离向导控制,不需要向导安抚的哨兵。

哨兵中会出现一种概率极低的哨兵,他们有着极端的自控能力,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存在情绪失控更不需要向导辅助,王天风就是想把自己逼成这样的哨兵,某种意义上他和明楼有着相同的目的,都想成为最强。

明楼很欣赏王天风,虽然他们两个人一个狠绝毒辣,随心所欲,一个做事沉稳,冷静果断,如果不考虑信息素的匹配度,明楼觉得王天风会是个很优秀的搭档。

哨兵和向导之间要信息素匹配才能结合作为搭档,但是在没有找到与自己互相匹配的哨向前,互相不匹配的哨向也会一起搭档去做任务,如今明楼和王天风一起坐上了去巴黎的火车。

法国不愧为欧洲最浪漫的地方,午后的咖啡店里坐着一对对的男女,交谈甚欢。明楼和王天风同样穿着西装,明楼像是个学者,而王天风更像个商人。

两个男人在这样的咖啡店里坐在一起似乎有些显眼,明楼看到窗边坐着的一个白人姑娘,他走到姑娘面前脱下了礼帽欠了欠身,“不知是否有荣幸能请姑娘你一起喝杯咖啡?”明楼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出来的玫瑰花递到了那姑娘面前。

“哇哦。”那姑娘惊喜的接过了那朵玫瑰花放到鼻子下面嗅了一下,“我很乐意。”

明楼坐下后得意的看了王天风一眼,王天风快步走了过去在路过明楼身边的时候哼了一声,在明楼附近的空位子上坐了下来。

王天风手里拿着报纸可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眼睛藏在报纸后面死死的盯着每个进门的人,明楼倒是一点也不紧张,跟姑娘谈笑风生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就是对恩爱的情侣呢。

随着咖啡店门口的风铃声响起,一个穿着长风衣的人走了进来,那人在门口摘下了帽子环顾了下四周就往里走,王天风继续拿着报纸但眼睛已经看向了明楼,明楼向他点了点头,王天风的一只手已经在报纸挡住的地方,慢慢伸进里侧的口袋里。那人走了一半突然停住了脚步,明楼捏了把汗,王天风的手已经握住了枪一有什么情况可以当场解决。

那人退了几步突然走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王天风和明楼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对视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他们的任务已经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明楼给王天风打了个撤退的手势,王天风没有理会回过了头。

“不知道明楼先生在大学任教什么科目呢。”白人姑娘拿着玫瑰花在明楼面前晃了晃,明楼不好意思的向他笑了笑表示对自己走神的不好意思。

“我教的是哲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大概是个很无聊的科目吧。”明楼耸了耸肩低头看了眼手表指了指,“不好意思,今天能够跟你这样美丽的小姐交谈真是很愉快,可惜我该回去工作了,期待下一次跟姑娘你的邂逅。”白人姑娘还有些不舍,明楼拿了帽子站了起来抱歉的欠了欠身,一转头发现王天风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张报纸。

该死,明楼心里暗骂了一声,王天风真是冲动,明楼拿了包就往二楼走,要是王天风到时候失控了就糟糕了,明楼才走了一半,爆炸声就从二楼的洗手间里传了出来,明楼赶紧蹲下护住了头,楼下的客人吓得尖叫了起来疯了似的往外跑,明楼看爆炸停了赶紧快步往那走。

二楼楼梯口处有个清洁工样子的人蹲在地上吓得发抖,明楼停了一下对他喊了声,“快出去。”

那人点了下头赶紧站起来推着清洁车就跑,明楼心中觉得有些怪异但也说不上来,炸弹的爆炸控制的很好只是小范围的爆炸,房间里一片狼藉,但是一眼可以看清楚,屋子里根本没有人。王天风的围巾掉在了地上。

明楼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赶紧追了出去可是外面哪里还有那个清洁工的影子,明楼觉得自己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刚刚明楼的怪异感也得到了解释,谁会在逃命的时候,还想着清洁车,当时王天风肯定就被塞在里面。

王天风被关在了地下室,是他大意了,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哨兵竟然会是个女的,王天风此时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们的向导无法入侵王天风的意识,只能在这样封闭的环境里给王天风制造持续的噪音使得他意识崩溃。突然间听到外面像是有激烈的枪战声音,他想着明楼不会那么傻,在这种送死的情况下还来救他,咣当一声门被踹开,明楼的精神力张开包围住了王天风,自己先去把周围的机器给关了,明楼的精神力慢慢渗入了王天风的意识中,王天风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绷紧的身体一下子瘫倒在了椅子上。

巴黎的夜晚有些安静,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些歌声,小巷里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声,走了一段路,明楼和王天风对视了一眼但是谁都没有停下来,继续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的往前走,但是他们都发现了,他们被跟踪了。

一个拙劣的新手,不会隐藏自己的味道,连跟踪也都是破绽,王天风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意识也清醒多了,他和明楼加快的脚步,在拐了七八个弯后,王天风跟明楼躲进了一个巷子里,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脚步声一点点向他们逼近,明楼握紧了手中的枪,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他们摸不清对方的状况,一点也不敢放松,但过了很久也没有动静想着是不是走了的时候,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逃不掉了。”一把枪抵在了王天风的头上,阿诚在被送往巴黎读书后没多久就加入了组织。今天阿诚本想是去他们的联络点可是还没到那就遇到了明楼前去营救王天风,他只能远远的躲在一旁在他们营救成功后一路跟踪他们过来,虽然阿诚跟踪的技巧不行,但是对于巴黎的街道的熟悉度,他们远远比不上他。

阿诚的手臂勒住了王天风的脖子,他带着王天风快步往后退拉开了和明楼的距离,同时,阿诚感受到明楼的精神力猛然张开,“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可以在你入侵我意识前开枪杀了他。”

在听到那人声音后,明楼的心一沉,明楼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来安抚对方的情绪,而这样子也让阿诚彻底看清楚了明楼的样子,阿诚张着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阿诚被送到巴黎读书后就很少能见到明楼了,而当时明楼匆忙出国的理由,大姐也说的含糊不清,阿诚是隐隐察觉到了点什么的但不敢确定,如今的再见面却让阿诚有些措手不及。

“阿诚,放了他。”阿诚的思绪被明楼拉了回来,阿诚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王天风是哨兵,明楼是向导,如今他们一起出任务,也就代表着.....阿诚的脑子哄的一声像是被炸开了一样。

明楼感受到了眼前阿诚的情绪波动但却不敢贸然上前,阿诚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脑子里不断的闪过各种各样的片段,从那时候明楼把他带回家后,除了大姐和明台,阿诚的身边一直都只有明楼,明楼亦是如此,从读书写字到穿衣吃饭,都是明楼一点点的教他的,如今,明楼的身边却有了这样的一个陌生人,也许从今以后都会在,阿诚的心中是说不出的烦躁。

阿诚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强烈,明楼的精神体慢慢出现,一下子钻进了旁边的黑暗里,阿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向导一旦和哨兵缔结,彼此之间的内心都会毫无保留的展现给对方,敞开精神领域任对方来去,他们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精神和灵魂最深处的结合,甚至还有肉体,一想到这,一想到明楼会有一天被其他人拥抱,亲吻,阿诚快要发疯了。

阿诚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王天风同样能感受到阿诚身上突如其来的情绪,他倒是玩味的开了口,“明楼啊,这小子对你......”阿诚突然明白了王天风想要说什么,手上的枪紧紧抵在了王天风的太阳穴上。

“你闭嘴!”阿诚吼了出来,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王天风也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明楼,这小子对你有意思啊。”最深处被自己小心翼翼隐藏的思绪被人就这么扒开,还是在明楼的面前,阿诚的手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狠狠的用枪托砸在了王天风的后脑勺,王天风闷哼了一声摔倒了。

阿诚已经要到失控的边缘了,明楼意识到阿诚他才觉醒没多久,他现在独自行动没有向导,也就是说他没有被向导安抚过,而他这样子也不像是接受过训练,这样下去阿诚会疯的。明楼要向前,刚有动作,阿诚一枪打在了明楼跟前,地上的土块飞溅。

明楼的精神体是蛇,此时已经爬到了阿诚旁边的树上,嘶嘶的吐着信子做出了随时进攻的姿势,明楼的精神力已经向阿诚压了过去,同一瞬间蛇也扑向了阿诚落在了他的肩上一下子缠住了阿诚的脖子,阿诚下意识的去抓,枪脱离的手,明楼几步就冲了上去一个手刀劈在了阿诚的后颈,阿诚身体一软被明楼给扶住了。

明楼的精神力包裹住阿诚但是不敢贸然入侵,明楼的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王天风“还好么?”

王天风一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手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因为伤口的疼痛嘴里不断的倒吸着冷气,王天风看着阿诚,“这小子下手真黑。”

明楼把阿诚扶了起来把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上,明楼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扔给了王天风,王天风伸手稳稳的接住了,“往前一百米就是了我们的据点,你能自己回去吧。”

“恩。”王天风看着明楼的动作,“你要带这小子去哪?”

明楼扶着阿诚向另外的方向走去,“不带走他,你想等他醒过来再一次失控惹麻烦么?”

王天风听了明楼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转着手里的钥匙暧昧的吹了声口哨,“那就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以下是肉的内容

印象笔记地址:https://app.yinxiang.com/shard/s46/nl/13102236/71d9649c-dcbd-46e9-929d-d51c3c01847f?title=%E6%97%A0%E6%A0%87%E9%A2%98

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845244781/D3Rx3jjkC?type=repost#_rnd1447577002102

(下)的部分是楼诚回到上海杀了南田洋子后的真正结合,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5)

热度(96)